鑫乐电玩旧版下载安装大红鹰338524con

您的位置:CSGO >> 最新资讯 >> 新闻

CSer回忆录:老卒卸甲伤满身昔日袍泽今几人

作者:佚名   发表时间:2019-04-11

导读 大约从2002年开始,一款叫《半条命:反恐精英》的游戏热潮席卷全国,我们这座偏远小城也概莫能外。

本文来自“电竞十年征稿活动”,未经同意禁止转载。

作者:三水

投稿地址:post.kyrieirvingshoes.net

投稿教程:dota2.kyrieirvingshoes.net/201903/591020.shtml

大约从2002年开始,一款叫《半条命:反恐精英》的游戏热潮席卷全国,我们这座偏远小城也概莫能外。

相比《雷神2》它有着更加真实的枪械、角色、场景和战斗模式,更重要的是它结束了《雷神2》那种不分敌我大乱斗模式,警与匪的直接对垒更加符合青春期的少年们非黑即白的“二元思维”,使我迅速沉迷其中。

u=3231694485,1591820645&fm=26&gp=0.jpg

最开始玩的是一张叫“白房顶”的地图。经过向眼镜兄的请教和自己的摸索,我渐渐熟悉了CS的操作,记清了最喜欢的枪械购买指令:B-3-1(MP5)和B-4-6(AWP),解锁了新技能“龟缩大法”——当匪徒(T)用MP5蹲在通风管道或者当警察(CT)使用AWP蹲在天台上守株待兔。随着CS玩家渐渐增多,范围更大、地形更为复杂的“沙漠2”地图成了多人对战的不二选择,一时间各个学校的厕所、楼道等犄角旮旯纷纷被CS迷们冠名为A坑、A小道、中门、B洞等称谓,“沙漠2”的魅力由此可见一斑。可惜当时的“网上冲浪”已经逐渐成为了网络游戏玩家们的集中营,《千年》的刀吟剑鸣声充斥着整个网吧,竞技游戏的氛围在此已经逐渐淡化,玩CS的人也越来越少。于是,我告别了眼镜兄,转战到了号称当时CS氛围最浓厚的网吧“友聚”。

u=2342870686,2389956851&fm=26&gp=0.jpg

在踏进网吧的那一刻,我的脑海中立即浮现一个成语——“全民皆兵”。近百台电脑,80%左右的屏幕上都是CS,日常两个32人“dust(沙漠)2”局域网满员,那种感受已经超出了游戏带来的震撼,我只感觉血一下子涌上了头顶,二话不说立即交钱上机。经过反复的刷新,终于等到有人退出游戏才得以挤进局域网。我选择了T阵营,左顾右盼只见基地到处都是带眼镜的猥琐男和绑红头巾的络腮胡大汉,枪械购买完毕后只见浩浩荡荡的队伍冲向了A门和A小道。“怎么没人去B区”我纳闷道,“A区狼多肉少,他们不去我去”,暗自盘算一番后我购买了一把“MP5”,单枪匹马向B区杀去。走进B洞,看了一眼右边的楼梯,“安全”;继续向B区前进,“有一个人,靠,两个、三个、四个、五个......”我的“友聚”首秀就这样被极其残忍的群殴致死了,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我的“匪友”们没一个人来B区。

u=3836108194,883465004&fm=26&gp=0.jpg

吃一堑长一智,第二局我只好跟着大部队一起行动。A门洞里手榴弹、闪光弹、烟雾弹万弹齐发,T们只好在A门外驻足等待时机,偶有不怕死的“悍匪”想进门偷鸡,终究只落得屁股开花的下场。十几秒后,最猛烈的轰炸结束,T们怪叫一声鱼贯冲进A门和相向而来的CT开始了猛烈厮杀,一时间血肉横飞,各种枪械纷纷落地成为无主之物。我一直拿着Glock18从A门门缝关注着战斗局势,终于瞅准机会,飞快捡到了一把MP5。刚出A门,就遇上一个从A大道姗姗来迟的CT,于是我右手按住鼠标左键持续扫射,左手同时按下“W”和“D”键,在跑动中迅速将他射杀,屏幕右下角出现让人愉悦的“+300”绿色字样。跳进A坑,更换弹夹顺便观察下A大道和A平台的敌人,谁料这时意外陡生,有人在背后开始攻击我,还没来得及回头我就成了枪下亡魂,屏幕右上角提示“369 Kill MMMMMMM”。“靠,这个369可真阴啊,居然藏在A坑里面,是我大意了。”

u=1298689647,2541458756&fm=26&gp=0.jpg

无奈按下“Tab”键,看了看大网里其他玩家的战绩。CT阵营里有多个“=SLCN= XXX”格式的ID,估计是一起玩的同伴,排名第一的叫“=SLCN= Ddou”,貌似是头儿;阴死我的“369”战绩处于中等偏上的位置。T阵营里ID比较杂乱,有“wo zui li hai(我最厉害)”这种全拼音的、有“Apple”“007”这类简单单词、数组的、有类似“A men man(A门男人)”这种拼音英语混搭逼格较高的、还有像我的ID这种单一字母或数字,长度随缘的,总之是千奇百怪,也算是CS一种独特的游戏文化吧。32人的对战不会太快结束,我只好利用鬼魂形态在地图里面飞天遁地,观察各路英雄好汉的打法。先看看阴险的“369”,只见他一直蹲在A坑深处的箱子上守株待兔,时不时挪着屁股往外窥视,再偷袭了第二个人后被我方一名叫“you jv di yi pen(友聚第一喷)”的拿着来复枪喷死。再看看CT头“=SLCN= Ddou”,他使用的是AWP,已经从B区冲到了B洞斜对面的斜坡,在这里他遭遇了从A门退守的匪徒的狙击,只见他利用斜坡的墙壁作为掩体,右移、开镜、开枪、左移闪避一气呵成,迅速狙杀掉匪基地的两名匪徒,继续向A门方向杀去。

u=1405216314,3167085589&fm=26&gp=0.jpg

“CT头很强啊,看看我们T头”,T头叫“KING”,用一把比较少见的枪SG552(B-4-2),正站在警察基地向占领B区的CT发动攻击,他的打法有点奇怪,不像大部分玩家那有边跑边打,而是在开枪的瞬间蹲下,轻松射杀了一名蹲在B区“狗洞”上的CT。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我大概摸清了“友聚”局域网大战的套路,基本上就是T冲A区、CT冲B区,形成一个“衔尾蛇”局面,直到消耗掉双方大量炮灰后才进入局部战役,双方高手往往在这个时段才开始显露獠牙、捉对厮杀,所以要在32人的大网里拿到好名次,第一要务就是:活下去。掌握了这一究极奥义后,我开始慢慢地在局域网里站稳了脚跟。之后的日子里,经过不断的实战和学习,我的CS技术有了很大提升,偶尔在几位“友聚”大神恰巧不在的情况下还拿过大网的第一,着实体会了一把“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喜悦!

mp5.jpg

时间在父母的训斥和CS的枪火声中一天天流逝,转眼中考结束了。理所应当的中考失利让我的内心没有丝毫波澜,在不知何去何从的那个暑假,我将自己沉浸在CS的世界以求躲避父母失望的目光,也只有才那里我才能找到一点证明自己存在的慰藉。最终,经过父母四处托关系,终于艰难地在高中开学一个月后将我塞进了全市唯一的重点高中,成为了学习绘画的“艺术生”。

“艺术班”学渣多,我很快就遇到了臭味相投的同学。第一天放学,我就被热情的同桌超超带到了离学校最近的网吧——“芭芭拉网城”。此时正值放学高峰时段,网吧里一机难求,于是边排队等位边在里面转悠。玩CS的人还是最多的,叫喊声、咒骂声此起彼伏,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大部分CS玩家座位后面都站着三三两两的围观人群,我挑了个围观人数最多的挤进去看。这是一名CT,正拿着AWP在A平台上向A大道上进攻的T发动攻击,只见他闪身而出、开镜瞄准,在开枪的瞬间准星快速在敌人运动轨迹上小范围横移(大家脑补身体抽搐的画面),就见一名T应声倒地。接着他如法炮制,快速狙杀了A大道、A坑的两名T,最后被一个ID“2046 - 0.77C”的T在A小道用AK爆头。我听见围观人群里冒出一句:“卧槽,甩狙!”,还在一脸懵逼的我看到他按下了“Tab”键,ID赫然显示着“=SLCN= Ddou”。“额,这不就是‘友聚’那个大神么,没想到他也在这里玩”,这时我的同桌不知何时站在我的身边偷偷对我说:“这娃是咱班的,叫豆豆,你别看了,赶紧转的看看有没有人要下机,自己耍多爽”。我被同桌拉着在网吧巡视,功夫不负有心人,等了好久我俩终于抢到了一台电脑。

u=3971136244,839776990&fm=26&gp=0.jpg

穷有穷规矩,谁钱多谁上。同桌先开始玩,他的ID是“SE”,我笑到:“你是色魔吗,玩CS还起这么骚的名字?”他鄙视地看了我一眼“大哥,这是S、E,东南的意思,没文化真可怕。”“好吧,我错了”。此时局域网里有20多个人,同桌也选了CT,我估计他是害怕和豆豆对位。他买了MP5跟随大部队冲向B区,一路没有遭遇敌人,进入B洞后他打算下到B1层伏击A小道的敌人,谁知刚走下楼梯就被人从背后打死了,右上角赫然显示“369 Kill SE”。

u=3359912599,2873489459&fm=26&gp=0.jpg

“晕,369竟然也在芭芭拉,依旧这么猥琐”我暗自笑道。同桌懊恼的摔了一下鼠标,进入了鬼魂状态。我让他打开TAB,看看大网里都有哪些人。CT阵营里前十名里有四五个“TNT”开头的,排第一叫TNT | Tender.yezi,SLCN-Ddou排在第三;T阵营里有几个“2046 ”开头的,“369”这次居然排在第一。由于TNT和2046的ID比较齐整最为显眼,且多为英语单词逼格较高,深受古惑仔系列影响的我立刻将他们归为了惹不起的某种颜色团体。

u=118337301,1138039172&fm=26&gp=0.jpg

我让同桌将视角切换到“369”身上,此时他已经走出中门朝着B区摸去。B区仍有滞留的CT,他没有贸然闯进B门而是在门外的箱子处蹲点。不一会,一个笨头笨脑的CT也不看看门后就从B门跑了出来,却不知“369”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的后背,就在我以为这个CT马上挂掉的时候他却出人意料的没有开火。“他在搞毛,赶紧杀啊”急的我都有替他开枪的冲动。没曾想,就这1、2秒钟的功夫,B门又冒出一个CT。这个CT倒是检查了门后,可惜迎面怼上了“369”蓄势待发的枪口,一个利落的爆头他的尸体就倒飞了出去,紧接着他向跑在最前面的笨CT开始扫射,CT的身体一阵颤栗,还没转过身来就倒在了地上。

u=2814770786,3643594071&fm=26&gp=0.jpg

“漂亮!”我不由得为他这波操作喝彩,但同时也很好奇他是如何知道会有两名CT出来的。来不及容我多想,只见他跳下箱子进入了B区,此时B区已经空无一人,他没有丝毫停留切换成匕首直奔T基地而去,我知道他这是要去偷CT大部队的屁股了。果不其然,他畅通无阻的奔袭到了T基地,远远就看见几个CT进入A门的背影。他切换回MP5快速追了上去,在A门里一梭子弹干掉了3个CT,估计死的这几个玩家怎么也想不到会有T出现在自己身后吧。“369”不无得意的捡起了一把AWP,刚探出A门洞,就看见A大道一个戴着防毒面具的CT侧身端着AWP指着他,只听“砰”的一声,“369”应声倒地,这次堪称完美的袭杀被迫中止,干掉他的是TNT | Melody,目前局域网排名第二。“都是高手啊!”我不由感叹这个网吧的藏龙卧虎。

u=316676322,3081013565&fm=26&gp=0.jpg

那天下午,直到快上晚自习我都没等到一台电脑。下机后,同桌一边和我往外走一边喊着“豆豆,豆豆”,一个胖胖的留着中分头的男生回头朝我俩走来。“小水我给你介绍一下,他就是‘商洛菜鸟’的豆豆(=SLCN= Ddou),狙击用的可牛了”同桌热情的说道。我急忙向叫豆豆的男生说:“你好,我叫小水,以前在友聚玩CS,和你在局域网里打过”。“你ID是啥?”豆豆睁着一双大眼问我到。“我是一串M,比较菜。”“哦,见过,你打的还行,以后一起耍”。简单寒暄过后,我们三个就结伴返回学校。晚自习,豆豆特意和同桌换了座位,因为CS这个相同的爱好,我们俩就像老友一样聊了整整两节课。从他口中我了解到了很大关于CS的知识和学校各路高手的大致情况:我们玩的CS其实是1.3版本,目前最新版本是1.5。两者的区别是1.3版本可以连续跳跃,准星是固定不变的,大多数人的攻击模式是边跳边开枪,并且有个非常出名的BUG——甩狙;而1.5跳跃后会有短暂停顿,准星改为动态,即做出跳跃、移动、下蹲等动作时准星会发生变化,射击准度也会发生相应改变,修复了甩狙的BUG,不过1.5版本我们当地玩的人比较少,不用练习。其次,TNT和2046也不是什么颜色团体而是CS战队。TNT有六名成员,分别是Melody、yezi、Moon、LV、H.O.T、Cc,都是本校高三学生;2046有五名成员,分别是0.98G、0.77C、0.66Z、Wind、Ray,他们是高二的一支篮球队。而他的SLCN其实不是战队,只是他初中班里的同学为了提高辨识度而统一的名称,好多人上了高中就不怎么玩游戏了。

fcefbc86c9177f3e2c70d72e7ccf3bc79f3d5677.jpg

就这样,我和豆豆快速熟识起来。每天下午放学我们都结伴去“芭芭拉”打CS局域网或者单挑awp-map,晚自习就坐在一起讨论枪法和对战技巧,我俩的CS水平都有了共同提高,在他的建议下我的ID也改成了“=SLCN= MMMMMMM”。这天,我俩战绩都挺不错,CT阵营里我第三,豆豆第二。我俩都使用的AWP,我在A平台蹲守A小道方向,豆豆艺高人胆大去了A门。再和几名CT向A小道扔了手雷后我就退守到A平台上的墙角处打开单倍狙击镜瞄准,其他几名CT则向A小道里面压去,“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我的耳机里传来一阵AK47有节奏的点射声,就这一会功夫去A小道的CT就被“TNT | Melody”杀死了三名,平台上只剩我一个了。我稳住心神,静静等待T的出现,“砰”干掉一个;“砰、砰、砰”干掉第二个;这时,第三名T已经跑到了和我所站位置平行的墙壁处,正在快速的向我接近。AWP不善近战,我只好切换USP闪身出去和他正面硬怼,“啪啪啪啪.....”再损失了一半HP后,我成功将对方爆头,不过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见AK47的子弹破空而来,我的身体瞬间倒飞出去,我被“TNT | Melody”爆头了!

u=2269675955,917722898&fm=26&gp=0.jpg

“A平台有T”我急忙向坐在我旁边的豆豆说道。此时,豆豆正在A门洞外面透过门缝狙击对面的T,听我说罢立刻收枪跳进A坑向A平台方向瞄准,“哒哒哒”豆豆刚打开狙击镜几发子弹就打在了他面前的地面上,激起一阵尘土。“砰”豆豆迅速反击,不过被对方的“Z”型走位躲掉,豆豆一击不中立刻退回坑里躲避。这时,雷达显示A门方向我方3名CT被“TNT | yezi”和“TNT | Moon”合力击杀,这意味着豆豆已经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只见他换个位置上前开镜、甩狙,砰的一声血花四溅,“TNT | Melody”这次再没能躲掉。不过又是一阵AK47的枪声响起,豆豆的HP迅速见底,敌人已经冲出A门了。豆豆退回A坑的最深处,打开狙击镜瞄准了A坑上方,只见一名T跳进了狙击镜头内,“砰”豆豆的鼠标甩出一条漂亮的弧线,直接在空中狙杀了“TNT | Moon”。接着他迅速切换沙漠之鹰边跑边朝另一名T开枪,“嘣、嘣”第二发子弹准确击中的“TNT | yezi”的脑袋,一次完美的1穿3达成。

u=1789226372,27492231&fm=26&gp=0.jpg

“牛X”我激动的大喊一声,却听见网吧某处传来一声怒骂,接着是摔鼠标的声音。不一会,我看见一个黑瘦的小伙叼着香烟径直朝我们走来。他二话不说直接按下了豆豆键盘上的“Tab”键看了一眼,用沙哑的声音说道:“你就是商洛菜鸟的豆豆,很牛逼嘛,敢不敢和我们TNT打场比赛?”我和豆豆一时间都愣住了,停顿了几秒钟后我听见豆豆说:“我们不是战队,挂队标是耍呢。”“不是战队挂啥队标哩,打不打给个话”“打”“好,周五下午放学芭芭拉见。”说完小伙抽着烟摇摇晃晃的走回他的位置,和他旁边的几个小伙说了几句什么,只见几个人一齐向我们这边看来,眼神中满是挑衅和戏谑。“怎么办”我只感觉喉咙发干,吞了口唾沫问豆豆。豆豆也是面色凝重,说:“先下机吧,回去说。”

u=2929651977,560759252&fm=26&gp=0.jpg

早早回到教室,同学们大都还没来。我俩坐在课桌上半天没说话,于是我主动问道:“战队要5个人,咱俩根本没法打,你为啥要答应?”。

“刚才那情况不答应就把人丢大了,人不够想办法找么”

“周五就要打,才剩四天时间了,咱能找谁?”

“大网里那个369是我老表,跟咱一个年级,我可以把他叫上。”

“那人也不够啊!”

“先找了再说吧。”

度秒如年的抗到第一节晚自习下课,我和豆豆飞快向“369”所在的11班跑去。到教室门口,豆豆对着一个正在和同学打闹的男生喊到:“李阳”。“嘿嘿嘿,老表你咋过来了。”就见一个男生边笑边朝我们跑来。我们一起走到僻静处,再介绍我和他互相认识后豆豆向他说明了我们的来意。只见李阳点了根烟笑着说道:“我以为啥事呢,不就是打游戏么,到时我一定去。我有个初中同学在13班,是大名鼎鼎的‘友聚第一喷’,我在把他叫来。”真是意外之喜,我们立即去找他所说的男生,遗憾的是这男生没在教室也不在楼道。李阳笑眯眯的说:“他这会儿肯定是搞对象去了,我们明天早上再找他吧”。第二天早读一结束,我和豆豆,李阳就直奔13班。“小煜,出来一下”李阳将头探进教室喊了一声。不一会,一个白净的男生慢悠悠向我们走来,他戴着一副眼镜,有点书卷气,让人很难和他“友聚第一喷”这么中二的ID联系起来。

“李阳,找我什么事?”小煜看了我和豆豆一眼问道。“这是17班的豆豆和小水,都是CS玩家,昨天在芭芭拉被高年级的TNT下战书了,想叫你和我们临时组个战队周五下午跟TNT打场比赛,咋样?”李阳说话很直接。

“周五啊,我想想。”小煜挠了挠头。

“想啥想,又不影响你谈恋爱,嘿嘿嘿”李阳笑着说。

“不,不是,你个李阳就会损我,我是在想怎么给家里说好不。”说完,小煜不好意思的看了我们一眼。

“就给屋里说你谈恋爱去了,嘿嘿嘿嘿”李阳继续拿他开涮。

小煜刹时羞红了脸,只见他一把搂住李阳的脖子,边勒边打李阳的头:“叫你损我,叫你损我......”

“我错了,不说你谈恋爱啦、你谈恋爱啦,哈哈哈哈”李阳的笑声好像没停过。

我和豆豆对视一眼,心里同时冒出一句:这俩人真有意思。

u=1095318795,1321250495&fm=26&gp=0.jpg

目前敲定四个人了。回到教室我对豆豆说:“要不然再加上我同桌吧,虽然菜了点,这几天抓紧给他教教也能上”。豆豆看了看正在和班里一个黑胖子打闹的超超,无奈的说道:“只能这样了,唉”。

叮铃铃铃铃铃......上课的铃声响了。我们坐回座位,不一会儿,我们班主任王老师快步走进了教室,身后跟着一个男生。“咳咳,都坐好,今天咱们班转来一名新同学,他叫周青,大家欢迎!”王老师中气十足的说到。全班同学都好奇地打量着这位新同学,他留着偏分头,头发是怪异的墨绿色,棱角分明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周青,你搬桌子坐到那儿去”王老师指着我的方向对他说道。周青“哦”了一声,就从教室门口搬回课桌坐在了我的身后,使我成功地从倒数第一排变成了倒数第二。“好了,我们开始上课,今天我们讲......”王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了起来。我回头看了一眼这位新同学,却见他已经趴在桌子上开始睡觉了,心里默念一声:牛X,然后打开了课本开始听讲。

u=3588109180,3610363749&fm=26&gp=0.jpg

“艹,你能不能瞄准再打,手抖什么抖啊”“右边,右边有人,打他啊,我晕”“算了,你自己耍一会吧”看着超超一脸的委屈,我扶着额头准备在网吧里转转冷静冷静。从周二到周四,我和豆豆轮流开始了对我同桌“=SLCN= SE”的集训,可惜这个游戏真的不适合他,气的我俩直想吐血。“咦,这台电脑后面怎么站了这么多人,是玩什么的”我踮起脚朝里面看去。“墨绿色的头发,这不是我们班的周青么”。这是我第一次在“芭芭拉”见他。他在玩CS,拿着一把SG552刚冲进A门就遭遇了一名CT,只见他快速下蹲,准星在对方身上划出一条极短的竖线,这名CT身上血花四溅,立刻瘫倒在地。接着,他走到A大道打开瞄准镜向CT基地路口的敌人点射,“哒哒,哒哒,哒哒”,第二个人头被他收入囊中,“Counter-Terroristswin!”。他按下Tab,战绩23-5,ID赫然写着“KING”。我一下子想起了“友聚”大网那个T头儿,少见的SG552,一样的下蹲打法,没错一定是他。真是瞌睡遇到了递枕头的,我急忙用超超的电脑登上QQ给豆豆说了这个消息。不一会,豆豆火急火燎地从家里赶了过来,我俩就站在周青后面看他打。

u=318508365,2778189468&fm=15&gp=0.jpg

“咋样,我没说错吧”

“枪法不错,不过他为啥不戴耳机,不听脚步吗?”

“会杀人就行,总比咱超超强多了吧”

“那肯定了,就他了”

经过一番密谈,我俩已经将周青内定为比赛拼图的最后一块。好不容易等到他下机,我迅速凑到他跟前,“周青,你也来芭芭拉玩啊,怎么不叫我们一起”。

“前几天一直在友聚玩,但是离咱学校太远,今天就过来了”

“我在友聚大网里见过你,B42用的真牛”

“呵呵,瞎玩的”

“我和豆豆明天有场5V5的比赛,目前还差一个人,你能帮我们打不?”

“比赛?带啥不?”

“啥带啥不?”

“就是赌啥不”

“额,赌气算不?”

“呵呵,好啊,明天你叫我”

至此,我们终于临时凑齐了第二天和TNT比赛的队伍。而然此时我们五个人都不知道的是,正是这些机缘巧合的相遇、相识在未来将我们紧紧联系在了一起,我们成为了彼此之间的羁绊和甘愿为之赴死的袍泽。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DYB战队制霸校园的大幕正在徐徐拉开!

u=1853472716,3344787889&fm=26&gp=0.jpg
把这篇文章分享到:
csgo官网 csgo下载 csgo参数 csgo准心参数
csgo饰品    csgo饰品交易 csgo多少钱  csgo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