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当前位置:游戏基 >> 原创专栏

无责任聊一聊《明日方舟》里的脑洞联想:也许博士是当代诺亚?

2019-6-5 11:54:52发表 | 来源:本站原创 | 作者:秦淮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明日方舟》里每个人都神叨叨的。

  阿米驴每句话似乎都欲言又止,深海色天天做诡异的梦,夜莺精神状态不太稳定,银老板看着gay里gay气......

  当然这些人中最神秘的还是博士,刀客特。博士苏醒又失忆,过往的经历全部删除,简直主角标配;别人避之不及的源石,博士一天能吃十个;干员们漏掉的小怪,目测都被博士一个人挡了.......

  那么问题就来了:我,博士,到底是谁?

  为了解答这个问题,我决定发散一下自己的思维。然后我查阅了一下《圣经》,竟然发现了一个看上去十分有理有据的脑洞,并且还得出了一个让人细思恐极(并不)的结论:也许博士的真实身份其实是诺亚方舟里的诺亚?

  为什么会有这个结论呢?下面我们就来慢慢说。

  首先要说的就是《明日方舟》这个名字,“方舟”和游戏的英文名“arknights”(方舟骑士)我觉得应该指的都是《圣经》中的诺亚方舟。诺亚方舟的故事特别简单,就是说有一天上帝用洪水淹了世界,而一个叫诺亚的人提前建了一艘大船,也就是方舟,并且将世界上的大部分生物都在方舟里做了备份。后来洪水退去,方舟里这些生物又繁衍出来新世界和新人类。

  (在土耳其发现的疑似诺亚方舟遗迹)

  在这个故事里,诺亚方舟就像世界的希望,在大洪水中为人类留下了求生的火种,这种设定就特别像泰拉世界经历天灾后,罗德岛成为很多感染者的避难所一样。而且移动城市/举家搬迁这个设定,不就是灾难下四处漂流的诺亚方舟吗?

  更为巧合的是,游戏中的天灾和诺亚方舟的洪水给人类带来了相似的后遗症。天灾后无数人染上了矿石病,矿石病的致死率很高,虽然发病的症状没个具体说法(全员兽耳算症状吗?),但普遍来说寿命都会大幅度缩减,简单来说就是死得早。博士目测是少数几个(或是唯一一个)没有染病的人类,应该比阿米驴他们活的更久。

  而诺亚方舟的故事走向其实也差不多,洪水退去后人类再次繁衍,寿命却断崖式下降,没错大家都变的很短命。按照《圣经》的说法,在诺亚之前,正常人普遍能活八九百岁,比如人类始祖亚当活了930年,记载里活的最长的玛土撒拉足足有969岁,这位待机超长的玛土撒拉就死于洪水。而且,天降洪水的那一年,诺亚自己也600岁了。

  (感受一下古人的寿命——出自《圣经·旧约》第五章)

  洪水之后的人类的寿命和现代的人类差不多,最多也就活一百多岁,唯一的例外只有洪水的见证人——诺亚像祖先一样活了950岁。想象一下,假如我是诺亚,我看着祖祖辈辈以及自己都能轻松活九百多年,而洪水后一夜之间发现别人120岁都算老人家了——我的生命就像南孚电池一样一节更比六节强,那我肯定也觉得这些“新人类”都有病。

  诺亚的寿命之于普通人,类似于博士的寿命之于干员们,也许在失忆前的博士眼中,这些寿命显得异常短暂的干员们都是有病的,为此才加入(成立?)了罗德岛制药公司。他们是否真的有病呢......只知道感染者的身体会出现矿石化,但寿命缩短这个事儿本身是否真的是一种病呢?Emmm只有策划才知道了吧。


        一旦把博士和诺亚划上约等号,我们甚至还能发现更多有意思的东西~

  博士和诺亚的缘分甚至能在别人的话中体现,在围观大佬给能天使精二的时候,我发现能天使对博士的称呼非常有意思,能天使说:“义人......我将守护您的生命直至万物终结之日。”

  能天使从字面来看在基督教里肯定不属于堕落天使,那么能天使应该是象征了一种正道或者真理,这样一看“义人”这个称呼就非常有分量了。在宗教含义里“义人”代表着毫无瑕疵和公正,这个评判标准来自上帝,上帝只有对一个人极度认可的时候才会称呼他为“义人”,放在基督教世界里可以说是最最最高级别的赞美。甚至放眼《圣经》整本书有名有姓的成千上万人里,能被称为“义人”的人满打满算也就8个,其中还包括上帝的儿子耶稣。

  (《圣经·创世纪》6:9)

  诺亚这个人,正好就是这八个“义人”之一,而且还是《圣经》出场最早的、第一个“义人”,你说巧不巧?

  如果博士真的在映射诺亚的话,那博士此前的机构就很让人起疑了。根据游戏里的资料显示,博士和凯尔希曾经同属一个叫做巴别塔(babel)的组织,所以他们的代号前面都是字母B。

  巴别塔这个名字肯定不是随便起的,因为“巴别塔”和“义人”是非常矛盾的存在。前面说过“义人”代表了上帝的极度认可,而巴别塔则让上帝极度不认可。

  圣经中的巴别塔并非和游戏一样是个组织,而是一座象征分崩离析的烂尾高塔。传说中的巴别塔由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类所建造,当时世界上人类数量不太多,大家都说着同一种语言,也都住在一起。有一天这群人飘了,决定造一个非常非常高的通天巨塔巴别塔,希望能直接通到上帝的位置。

  (《明日方舟》的巴别塔组织logo,看上去也像一座塔)

  人类这种自满的行为必然让上帝感到很愤怒,当时(公元前2500年左右)人类的生产力很低,于是轰轰烈烈建造的塔还没完工的时候就被上帝轻松叫停。不仅如此,为了惩罚人类,让人类再也不能团结起来,上帝还改变了人们说的语言,于是人们之间无法沟通,更别说一起建造巴别塔。

  无法使用同种语言的人类即使住在一起也难以沟通,索性就各自搬家去了远方。人类由此从一小嘬团结的大家族,变成了其心各异的一个个小家庭,慢慢又衍生出了各种勾心斗角的国家和民族。

  (后世幻想中的巴别塔,样子神似游戏logo)

  假如博士失忆前在巴别塔组织的经历能够和《圣经》中的巴别塔对应上的话,也许暗示了巴别塔组织随着博士的失忆已经解体,而且解体这一事件本身可能是和更高级别的统治者之类的人物插手有关,同时,组织解体后,遗留下来的成员就各自分散,加入了不同的势力。

  而博士自己,在巴别塔组织里的时候,肯定不可能担得起“义人”的赞美,因为巴别塔的原型是完全负面的,巴别塔组织很有可能是一股黑暗势力,博士以前从事的研究估计不太光彩。直到博士从冰棺里出来才遇到能天使,能天使不清楚博士失忆前的所作所为,因此面对“洗白”了的博士,才会称呼他为“义人”。

  (能天使始终称呼博士为“老板”,侧面说明她和“博士”这个身份不熟悉)

  如果按着这个思路走下去,那么博士的真实身份只可能有两种设定:要么设定成诺亚的转世或是精神继承者,他继承了诺亚的长寿基因和“义人”的称谓;要么干脆就设定成诺亚本人。

  诺亚的转世这种说法也许比较贴合博士的形象,毕竟诺亚是公元前两三千年的人物了,很难想象这么一位老祖宗穿着防护服背着特工包的样子,不过事实好像并不是这样。在围观大佬推图的时候,我发现奶盾塞雷娅说了一句话:

  “你的战术是现代的,构思却相当古老,你究竟是什么人?”

  塞雷娅是谁?游戏设定里她是莱茵生命防卫科的主任,在生命科学领域颇有建树,说是专家级别的人物也不为过,按理说她对天灾前的人类和天灾后的感染者应该都非常了解。然而就是这样一位专家,却在看不明白博士的真实身份。

  但是如果将博士设定成诺亚本人的话,这一切就很合理了——莱茵生命作为末世的研究组织,优先研究的对象肯定是存在时间比较近的生物,毕竟当下世界里的生物都病的病、死的死,谁还有闲时间在乎几千年前的人是啥样的啊???而博士,或者说诺亚的年代距离游戏里的背景非常久远,塞雷娅对这种远古人类一无所知也不奇怪。

  所以,从上面种种证据来看,博士和诺亚一定有着紧密的联系,不然官方不会在游戏中安插这么多的暗示。不过以上这些也只能算是个人的一种推测,(虽然我感觉特别合情合理令人信服但)一切还是需要看官方的解释。当然,博士的灵感来源可能除了诺亚之外还有别人,官方可能在博士身上藏了更多的秘密,“我是谁?”这个问题,起码目前来说还还远远没有答案。

相关推荐

关注游戏基

微信扫一扫